美商界:美国小企业更易遭受贸易战风险和不确定性

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人对生活品质,有了更高的要求,单从人们的“衣食住行”出发,衣服排在首位,可见服装的重要性。下面就和小编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


目前,国内市场比较火都是国外品牌,国产品牌的竞争力自然是无法与国外品牌相提并论的。佐丹奴作为曾经的中国服装之王,已沦为三线品牌,如今甚至被年轻人所嫌弃,对于这样的结果着实令人意想不到?!


前段时间,佐丹奴对外公布上半年的业绩,集团的销售额仅有25.42亿港元,同比下降11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佐丹奴的情况不容乐观。话说当年的佐丹奴好歹也是潮流的引领者,现在竟沦落到三线品牌的地步。


佐丹奴,创立于1981年,曾是亚太区最知名的服装零售商之一。目前佐丹奴集团旗下在全球31个地区,拥有超过1,500个销售。早在80年代,佐丹奴最开始是从事贸易批发生意的,后来慢慢转型建立自己的品牌零售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9月4日报道,原题:大公司感受到特朗普贸易战的刺痛,但小企业痛苦不堪持续的对华贸易战已使美国许多小企业主心神不宁。一些企业主表示,在这场愈演愈烈的争斗中,每一轮新关税都使他们更难以管理企业以及与顾客的关系。美国全国零售商联合会高级副总裁弗兰奇说,尽管更高关税影响所有企业,但对小企业尤为严重,“与较大企业相比,他们更易遭受贸易战引发的风险和不确定性的影响。”


  蒂芬妮·威廉在得州拉伯克拥有一家从1951年经营至今的家族箱包店。这家当地唯一的箱包店内,85%以上的行李箱、公文包和旅行用包都是从中国进口的。她说:“现实是,旅行用品行业极其依赖中国。”贸易战已导致中国输美旅行用品被两次加税,总涨幅达到25%。这令蒂芬妮感到困惑焦虑,“近来我一直在调价。”比如,原价400美元的行李箱涨至500美元,这已令她失掉一些顾客。而那些更赚钱的高端行李箱将更难售出。


  过去30年来,CFJ制造公司的总裁莎伦·伊万斯使自己的企业从一家小珠宝店不断壮大,目前拥有120名员工。这家位于得州沃斯堡的公司从事出售服装、商用电子产品等业务。但如今,她忧心忡忡,“在服装等业务上,我们对中国的依赖率为60%至75%。”她正考察其他国家的供应商,但在某种程度上,仍将不得不自己消化关税造成的损失。


  对位于宾州已有94年历史的美国纺织品公司来说,美政府威胁对中国商品加征新一轮关税,,无异于毁灭性一击。该公司严重依赖中国供应商,总裁卢腾伯格说,即便在美国工厂生产的货物,使用的也是来自中国的原料。“中国的规模令任何其他替代选项都相形见绌。我们根本无法迅速另辟蹊径。”


  加州的塔克尔·盖里森也将不得不对每年从中国进口的3万磅枸杞提价,“作为枸杞子主要生产国的中国,是我们的不二选择。因此政府增加我们的进口成本,是迫使购买枸杞的(美国)顾客多掏钱。”他预计不得不把12盎司一罐的枸杞价格从23.99美元调升至28.99美元,“那简直太贵了。但如今大家都面临这种困境。这绝对是令人沮丧的窘境。这些关税甚至会使一些小企业倒闭。”


起初,佐丹奴经营男性休闲服装,销量并不是很好,好在佐丹奴及时调整战略,开始销售打折的中性服饰,目的是使销量最大化,这次转型佐丹奴的名气开始逐年上升,在全国店铺也是遍地开花,成为“服装之王”。


只可惜好景不长,伴随国外品牌的强势入市,佐丹奴势头大不如前,销量逐年下降,甚至连续亏损三年,迫于无奈之下,佐丹奴只能退居三四线市场寻求发展机会,去年优衣库销售收入1.76万日元(约1100亿元),而佐丹奴仅有55.09亿港元,二者之间差距还是很大的。


相关推荐: